李迅雷:比特币"安全感"并非完美 其第二多大劣势之处面临监管风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
比特币作为可配置资产安全吗?

资料来源:李迅雷金融与投资

去年是世界上货币超支最多的一年。大量资金流入市场,使投资者普遍担心通货膨胀,降低了对“硬通货”的信任。但是从去年开始,比特币的涨价带动了各种资产,比特币的价格也达到了历史新高。不过比特币也是极不稳定的,4月18日跌幅最大超过15%,所以它更像是一种增长资产,而不是货币。中长期来看,比特币价格走势的形成实际上有宏观环境变化的影子。作为比特币及其数字资产系列研究报告的第一篇文章,本文对其进行了分析。

要点:

对安全资产的需求正在上升。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,也增加了人们对安全资产的需求。从美国的情况来看,疫情增加了人们对预防性储蓄的需求,中国的情况与美国类似。从收入结构来看,疫情后的K型经济复苏意味着高收入群体的财富比例持续增加。在证券需求上升的背景下,高收入群体财富的扩张必然导致证券资产配置的增加。

传统资产缺乏安全感。那么,哪些资产能给人提供安全感呢?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住房在中国一直被视为能够带来“安全”的资产。但在“房无投机”的政策背景下,近期房价涨幅远远落后于往年水平,住房作为资产带来的“安全感”有所下降,逐渐回归住宅物业的定位。

国债往往是资产配置中“安全”的来源之一,与过去几次牛市有关。目前,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处于最后30%的分位数水平,即使有涨价空间,幅度可能也相对有限。不仅中国传统资产带来的“安全感”被削弱,海外也不例外。发达国家的货币一直被视为海外安全资产的重要目标,但这一次,各国央行为了应对疫情,纷纷“开闸放水”,削弱货币购买力。

比特币有什么优势?看现在,只有黄金和比特币才能满足人们对资产配置“安全性”的需求,比特币可能比黄金更有优势。比特币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货币,但它确实是一种可供投资的替代资产。目前,其市值在数字货币资产中排名第一。

首先,比特币作为货币的天然缺陷,是它作为资产的优势。比特币有固定供给的天然缺陷,也就是说如果比特币作为货币使用,会给经济带来通货紧缩。但如果把比特币视为抵御流动性溢出的资产,固定的、可预测的供给就成为其优势之一。

其次,与黄金等实物资产相比,数字形式的比特币便于携带和转移,存储成本不高,私密性相对较强。最后,黄金已经基本退出支付流通领域,而比特币的支付范围仍在扩大。从资金的向上流动中,我们确实可以看到,投资黄金的资金可能正在转向比特币。

安全性并不完美。其实比特币也不完美,最大的缺点就是面临监管风险。美联储和财政部都对比特币表示了负面看法,其本质在于担心比特币对美元信贷的影响。就中国而言,目前很难大规模推广比特币,因为它对实体经济的好处还有待研究。

市值有限,市场需要成熟。综上所述,受疫情影响,全球对安全资产的需求有所增加,而传统资产提供的安全性正在减弱。在这种背景下,比特币作为一种新的替代资产,在抵御经济衰退和流动性泛滥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毕竟比特币市场还未成熟,监管措施还不完善,目前的总市值还很小,所以价格不可避免的具有高波动的特点。我们需要对杠杆交易的投机行为保持谨慎。

一个

比特币“乘风破浪”

比特币的崛起势头迅猛。2020年以来,比特币涨价带动了各类资产。截至2021年4月16日,美元比特币价格比2019年底上涨780%以上,比2020年底上涨100%。即使在疫情爆发后,纳斯达克等美国股市也只比2019年底上涨了57%,但比2020年底的涨幅并没有超过10%,远远落后于比特币的价格涨幅。

比特币价格创历史新高。最近比特币价格屡创新高。根据比特币的比特币收盘价,2020年12月的平均收盘价超过2万美元/月,然后在2021年1-3月突破3万美元/月。4万美元/月和5万美元/月,4月中旬比特币收盘价突破6万美元/月,虽然短期价格,

有所调整,但目前仍超过5万美元/个。

诚然,比特币价格短期大幅上涨和交易情绪不无关系,但从中长期视角来看,比特币价格趋势的形成事实上有着宏观环境变化的影子。作为比特币以及由其代表的数字资产系列研究报告的第一篇,本文对此进行展开分析。

2

安全资产需求上升

史无前例的新冠疫情,对全球经济都造成了显著冲击,这也使得人们对于安全资产的需求有所上升。

从美国的情况来看,疫情使得人们更多地选择把钱储蓄起来,而并不是去进行消费,季调后的个人储蓄占可支配收入比重曾超过30%,而今年2月这一比值仍高达13.6%,除去疫情期间,这也创下了1976年以来的新高。

我国的情况也同美国类似,2020年底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与可支配收入之比由2019年底的70.2%大幅回落至65.9%,而今年第一季度这一比值继续降至61.4%,居民预防性储蓄需求显著上升。

从收入结构上来看,疫情后经济的K型复苏意味着高收入群体财富占比继续提升,以美国为例,2020年10月美国前1%的家庭财富占比突破28%,再度创下该数据统计以来的新高,我国也有相似的情况,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增长赶不上整体增速。而在安全需求上升的背景下,高收入群体财富的扩张也势必带来对于安全资产的配置增加。

3

传统资产“安全感”缺乏

那么,哪些资产能够给人们提供“安全感”呢?

过去很长一段时期以来,住房被视为我国最能够带来“安全感”的资产,房地产也成为了居民财富的载体。根据我们的估计,在2019年居民资产配置中,房地产占比超过70%,约是居民金融资产规模的2.4倍。

但在当前“房住不炒”的政策背景下,一方面,央行对于商业银行发放的房地产贷款进行集中度管理,从融资端对地产行业加以约束,规定银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的比例上限,进而限制了居民加杠杆购房的行为。

另一方面,“稳房价”的要求也使得近来房价涨幅远赶不上前几年的水平。从百城住宅样本均价来看,2013年和2016年其同比增速曾高达两位数,房价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令人欣羡,而2019年以来这一增速已降至5%以下。房价增速的回落也使得住房作为资产所带来的“安全感”下降,逐渐回归到其本来的居住属性。

在经济增长回落、权益市场大幅调整的时期,国债也常是资产配置中“安全感”的来源之一,过去债券市场的几轮牛市与此不无关系。而当前我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虽较货币最为宽松阶段已有显著上行,但仍处于后30%的分位数水平,即便存在价格上涨的空间,幅度或也相对有限,提供的安全边际略显不足。

不仅我国传统资产带来的“安全感”减弱,其实海外也不例外。

发达国家货币向来被视为海外安全资产的重要标的,比如美元和日元在投资者中一直具备着这样的地位。但这次为了应对疫情,各国央行纷纷“开闸放水”,货币超发程度显著加剧,2021年2月美国M2同比增速超过27%,而2020年同期只有不到10%,日本M2增速在今年2月也达到9.6%,而2020年同期只有3%,这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货币的购买力。

4

比特币的优势在哪里?

放眼当下,可能只有黄金和比特币能够对冲经济冲击和货币贬值的压力,满足人们对于资产配置“安全感”的需求,而在这一方面,比特币相比于黄金或许更具优势。

需要说明的是,虽然顶着“数字货币”的旗号,我们认为,比特币还并非完全意义上的货币,但却的确是投资的选项,而且比特币作为另类投资的资产,目前市值在数字货币资产中稳居榜首。以当前市值来看,比特币占据数字货币市值比重超过一半,以太币位居第二,占比也超过10%,其它货币市值占比均未超过5%。

首先,比特币作为货币的天然缺陷,反倒是其作为资产的优势。比特币之所以很难替代现有货币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其存在着供给固定的天然缺陷。当前流通中的比特币数量已接近1900万个,而其数量上限被设定在2100万个,这也就意味着比特币如果作为货币,将给经济带来通缩的困扰,或重蹈金本位下大萧条的覆辙。但如果将比特币当成抵御流动性泛滥的资产,供给固定可预测就成为了它优于黄金的优点之一。

其次,相比于黄金这类实物资产,以数字形式存在的比特币便于携带转移,而且并无很高的储藏成本,私密性也相对较强,和信息网络相依存的特征也更加切合新生代投资者的习惯。

最后,黄金已经基本上退出了支付流通领域,而比特币的支付范围尚在不断扩大。如纽约州金融服务局已经批复了28个虚拟货币相关的许可,支持比特币支付的企业名单也在不断增加,特斯拉、微软和PayPal等著名大公司位列其中。

从资金流向上也确实能够看到,投资黄金的资金可能正在转向比特币的线索。如SPDR黄金信托的总资产从2020年底的超过700亿美元降至目前不足600亿美元,而同期GBTC比特币信托的总资产由175亿美元左右升至目前的超过400亿美元。

5

“安全感”并非完美

事实上,比特币也并非完美,其最大的劣势在于面临着监管风险。

美联储和财政部对于比特币都表达过负面看法,其本质在于担心其对于美元信用的影响。而就我国而言,比特币目前恐也难有大规模的推广,主因其为实体经济带来的好处还有待研究,按照央行前行长周小川的说法,“要提醒,要小心”。

央行副行长李波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也指出,正在研究对比特币、稳定币监管规则,将来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,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,就像银行或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受到严格监管。全球各经济体对于比特币的合法性认定并不相同,如越南就认定比特币为非法,而我国大陆对于比特币的态度为限制使用。

6

市值规模有限,市场有待成熟

总结来看,疫情冲击使得当前全球对于安全资产的需求有所上升,而传统资产能够提供的安全性正在趋于减弱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比特币作为新兴的另类资产,充当了抵御经济衰退和流动性泛滥的重要角色,因此价格得以一路上涨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比特币市场毕竟还有待成熟,监管措施仍不完善,当前总市值也依然较小,尚不足美股的2%,仅是美国国债规模的4%左右,参与者相对有限,因此价格难免具备高波动的特征。对于杠杆交易的投机行为,需要保持谨慎。

风险提示:政策变动,经济恢复不及预期。